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丈夫离奇死亡,庭审揭开血淋淋的真相,刺痛所有人......

时间:11-1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1

丈夫离奇死亡,庭审揭开血淋淋的真相,刺痛所有人......

今年到目前为止,国内最爆的电影,毫无疑问是《消失的她》。上映的那段时间人人都在讨论它:年轻的妹子看完说,男人好可怕,已婚的大姐说这就是生活的真相!没想到全世界的影迷一个样,都爱这种题材!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就把最重磅的金棕榈奖,颁发给了法国版“消失的他”——《坠楼死亡的剖析》。今天,周末的时光,我就想把这部电影分享给大家,因为除了叙事结构非比寻常、抓人眼球之外,内容超级适合我们中年人看!悬疑之外,它更是剖析了中年人糟心、无力、撕裂、破碎的婚姻。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真实细腻,我想每个身处其中的人,都能够狠狠共情!▽影片女主桑德拉·惠勒(右)没工夫看片子的,可以先跟着我的文字一起来体会一下电影的精彩,以及破解一下最后的真相。#01影片的开场节奏就超快,立刻就把标题中的“坠楼”直面呈现给观众。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座木屋前,丈夫塞缪尔离奇坠楼而亡。这时候正在不远处溜达的、有视觉障碍的儿子听到了声响,在导盲犬的牵引下赶到了现场。妻子桑德拉也惊慌失措地赶下楼。30分钟之后救护车才能到达这里,大量失血的丈夫,很明显已无生还的可能。凶手会是谁?没有朋友和邻居,更没有仇家,丈夫为人正直,行事谨慎,警方第一时间就排除了意外和仇杀。儿子和狗不在场,也没有摄像头,丈夫坠楼时只有妻子一人在家。第一种可能是他杀,妻子在三楼把丈夫给推了下去。第二种可能是自杀,丈夫自己从高处坠楼,然后头撞在一楼凸出来的矮房子顶上撞击了一下,再二次坠楼,造成了头部的致命伤。警方明显是倾向于第一种“他杀”的,因为第二种“死法”需要很刁钻的角度。妻子成了最大的嫌弃人,但仅从表面上观察,警方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妻子杀夫的动机。两人笑靥如花、谈笑风生的各种合照遍布房间的各个角落,都是他们彼此相爱的片段。现年40多岁的妻子桑德拉和丈夫塞缪尔结婚已经有10多年了,共同养育着一个11岁的儿子丹尼尔,不幸的是丹尼尔在一次意外中视力受损,几乎看不见。考虑到儿子出行不便和两人都是作家,他们需要更加安全的空间和自由的时间,茫茫的雪山正好可以成为两人远离纷扰喧嚣、腾出大把时间的好去处,儿子在导盲犬史努比的引导下,户外活动也更加安全。于是一年多前,两人决定搬来法国阿尔卑斯山下定居,住进了这个三层的木质小屋。丈夫塞缪尔还打算装修一下房子,将多余的房间作为民宿出租,赚一些小钱。归隐山林、住着大房子、做着喜欢的事情、时间自由同时还可以照顾家庭,这不就是人人向往的生活吗?不过,他们的婚姻生活真的像看到的一样令人羡慕吗?#02丈夫的死亡无疑将他们的婚姻放在手术灯下,等待一层层被解剖。警察发现桑德拉手臂上有一块淤青,像极了肢体冲突后的痕迹,她矢口否认,解释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厨房的桌角。夫妻有没有争吵和矛盾,这直接关系案件的性质。警方询问儿子丹尼尔,他确信当天出门前听到了父母心平气和的谈话,绝非吵架。直到警方搜查出了丈夫遗留下的一个U盘,发现当中有一段“夫妻吵架”的录音,这才扯下了这段婚姻的遮羞布,也将整个剧情推向了新的高潮,原来一切比眼见的和想象的还要复杂。录音证明两人在丈夫死亡的前一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坐实了妻子撒谎。他们爆发争吵的矛盾点,就是因为夫妻分工不均所造成的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。塞缪尔在这个家,担当的是“全职主夫”的角色,他要负责装修、带娃、做家务。实在受够的丈夫,就忍不住向妻子抗议,希望拥有更多自己的时间用于写作。丈夫一再强调:“我需要时间,不仅仅是几个小时,我说的是为我自己预留整整一年的时间,这么多年我一直被你牵着鼻子走!我没有时间做任何事情。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,我都把课程减了一半,我还得完成装修,还要处理其他所有大事小情……我需要时间开始写作,像你一样。”桑德拉正在为新书发表忙碌,她口头上表示支持,而实际上并不给予任何行动分担丈夫的压力。在她眼里不存在时间问题和分工不合理。桑德拉认为塞缪尔在斤斤计较,她冷淡回复:“你需要更多的时间,我从来没有阻止你。我没有占用你的时间,时间是你自己浪费掉的,我不欠你任何时间,一个作家不会因为有了家庭和家务,就停止写作……我在再混乱的情况下,都是可以写下去的。”面对妻子的极度自我,丈夫的表情开始扭曲,他控诉对妻子太多让步、太过迁就、一直忍让,而自己为她付出了太多。妻子看起来理性甚至冷血,她认为一切都是丈夫自己的决定与选择,他陷入了家务繁琐的死循环,又反过来情感勒索,希望她能退让包容。塞缪尔失望透顶,爆出了妻子更大的丑闻。桑德拉“剽窃”过他小说的想法。不仅如此,她还是双性恋,并且多次婚内“出轨”。前面情绪还算稳定的桑德拉也彻底爆发,她也用最恶毒的话回应丈夫“嘴上说着自我牺牲,背后心思居然这么肮脏卑鄙”,“自己人到中年一事无成,还要怪责别人的虚伪”,真是句句如刀,杀人诛心。这段让人头皮发麻的争吵,最终在咆哮声中上升为肢体的暴力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来,那些包括时间、家务、分工、财务、性和谐、子女教育的议题成为多少夫妻暴雷的导火索。很多夫妻本意想解决问题,实际却在抱怨、指责、控诉的情绪中将矛盾和伤害放大。夫妻之间曾经的了解与亲密也成为彼此下手的最好把柄,每次都能正中要害。也是这种精准的伤害,将一段段婚姻推向了失望、绝望的坟墓。#03录音公之于众,桑德拉在家庭责任上的缺失和道德上的缺点,也成为法庭指控她的最佳证据。这种不利处境,让桑德拉不得不站在丈夫的对立面,她在法庭上透露,她无意中发现了丈夫有自杀倾向。7个月前的一个早晨,桑德拉发现丈夫喝醉酒倒在地上,看见他的呕吐物里似乎有药片,在垃圾桶里也找到了几个阿司匹林的药盒,原来丈夫曾经尝试自杀。丈夫的心理医生也证实,其实在7年前,他就已经患上了抑郁症。塞缪尔心理的崩塌开始于导致儿子失明的那场意外。当时丹尼尔4岁,那天轮到塞缪尔照管儿子,突然来袭的写作灵感让他脱不开身,他临时打电话请保姆接儿子放学,但保姆去晚了,儿子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在地。这次车祸对儿子的视觉神经造成了永久的伤害,也成为他们婚姻永久性的伤疤,谁碰都会痛不欲生。整个一年他们都陪儿子呆在医院里治疗。也是因为内疚感,塞缪尔决定主动减少工作量,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儿子,辅导儿子功课。桑德拉经常在塞缪尔面前念叨,“这都是你造成的问题,你要负责,你要处理”,每句话都在加重塞缪尔的心理压力,让他再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从事自己最爱的写作事业。写作是两个人的毕生所爱,但在这上面,两人慢慢地拉开了巨大的差距。桑德拉出版了几本半自传体小说,已经成为一个小有成就的作家,不管发生什么,她依旧可以投入其中,自顾自地在写作路上高歌猛进。而塞缪尔工作停滞,耗费几年心血写出的小说无人问津,照顾儿子让他荒废了很多时间,现在想重拾写作却寸步难行。让塞缪尔挫败的原因可能如他的抱怨:家庭生活对时间的挤占、精神药物的副作用、妻子的阻拦;也可能如妻子所言:他一直拖延却从不开始、内心害怕面对失败、标准太高又无法达成。生前的最后几个月他非常努力的尝试,他开始停药,开始记录家庭生活的片段,开始向妻子竭力争取更多的时间,开始不断寄送自己写的小说。收到的结果却差强人意,出版商的对他的书稿从不回应。桑德拉的律师形容了塞缪尔的境况,他说:“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里,这个男人并没有面临婚姻的战争,他面对的是自己失败的低谷,如果非要说桑德拉有什么罪,她唯一的罪就是在她丈夫失败的地方取得了成功。”到底谁才是压断塞缪尔紧绷神经的稻草?是悔恨内疚还是挫败无力?是自我胁迫还是妻子指责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面之词,当人们开始抱怨时都惯于美化自己、丑化对方。夫妻之间也很难说出对错,正如桑德拉所言:“一对夫妻,就像一团乱麻,剪不断理还乱,有时我们并肩作战,有时我们独当一面,有时我们彼此对抗。”他们曾经彼此相爱,但是的确伤害彼此最深。#04当婚姻的破败,在法庭之下被一层层赤裸裸的剖开,作为被害人和嫌疑人的儿子,丹尼尔是最受煎熬的。但他拿出了本不属于11岁年龄的冷静和勇气,选择出席、面对、继续走下去。庭审上,丹尼尔最后的陈述让人动容,他虽然视觉受损,却成为了整个案件最心明眼亮的中立人物。他回忆父亲曾经带狗看病时跟自己说的话。父亲平静又决绝地谈起了死亡:“它(狗)一生都在想象你的需求,但一直都关心着别人的需求,总有一天,它是会累的。到了它该走的时候,它会走的,你无法抵抗。你只能做好准备,但这不会是你生命的终结。”塞缪尔用狗隐喻了自己的一生,他为了别人的需要奔忙劳累,自己却活的苟且难忍,死亡总是等待心灰意冷、筋疲力竭的人。丹尼尔突然理解了父亲,也相信了母亲提出的“父亲一直都有自杀的倾向”。庭审结束,桑德拉无罪释放,她赢得了官司,却陷入了巨大的虚空感中。回到家中,桑德拉和儿子对重聚有些害怕,当拥抱过后他们必须选择投入新的生活。故事最后,桑德拉躺在漆黑房间的沙发上,抱着导盲犬哭泣,不知道她拥抱的是自喻成狗的丈夫,还是解救自己的关键“证据”,她哭泣的是消失的过去还是茫然的未来。影片就这样结束了,并没有传统悬疑剧的那种真相大白。真相仍然置于黑箱之中,只不每个经历过婚姻生活的一地鸡毛的人都会明白,凶手是谁已经不再重要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